旋转木马是什么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7-11 17:37     作者:尊龙游戏

  旋转木马或回转木马是游乐场机动游戏的一种。在一个旋转的平台上有座位供游客乘坐,这些座位传统上都会装饰成木马,并且会上下移动。 最早有纪录的的旋转木马,在拜占庭帝国时已经出现。第一个以蒸汽推动的旋转木马,约在1860年在欧洲出现。现在依然可以在各大小游戏场、商场等地方,见到各式旋转木马。 在收费的主题公园中,会有装饰豪华典雅的旋转木马;在免费的休闲公园中也有旋转木马,它俗称“呇呇转”,由人力推动的。同名的有歌曲和电视剧。

  历史线X年的欧洲,小店主流行在店门口摆木马摇椅。果然所有梦幻的起源都是朴素的。而且多半是为了挣钱。

  然而有聪明人把木马椅用木架托起来,围成圆圈,让它们转起来。当然,木马圈圈不会自己转,那么拉着这头大磨的,有时是真的小马,有时居然是真人。多么奢侈哪,真是的。

  感谢伟大的瓦特先生,世界上从此有了蒸汽机。旋转木马也开始更新换代,用蒸汽机做心脏。蒸汽机轰隆隆吐出白气弥漫四周,于是彩色的木马也仿似在云端雾气中穿行。真是华丽的一幕呀。

  白气一幕显然是我想象的,并且我也在想,在当年,美丽的不被允许穿裤子的淑女,想要乘一趟旋转木马,是多么需要小心翼翼和勇气的事啊。这恐怕也是日后旋转木马往往与浪漫的私奔联系在一起的因由所在吧!

  这大约是186X年的事,欧洲移民正在不断涌入北美大陆。于是乡下佬美国人再次被绚烂多姿的欧洲文化深深地打动了,以致全美大陆旋转木马主题乐园遍地开花,投资旋转木马之先锋性与收益性,大约相当于2003年的上海楼市。

  有人说旋转木马是见证两个相爱的人的爱情游戏,只要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同时坐在旋转木马上,木马就会载着他们到一个完美的天堂,他们的爱情就会天长地久。

  也有人说爱情应该是相互的,是2个手牵手走过一生的勇气,所谓爱了就不要怕苦我个人并不喜欢旋转木马的爱情,就像旋转木马,不管那时有多快乐,多甜美,他始终会停.停了,剩下什么?每个人孤独走在回家的路,没有人陪.犹如空梦一场.许多人都认为,旋转木马是个让人看起来很幸福的游戏``旋转木马的含义,是追逐是等待是无法触及的距离坐在木马上的人周而复始地旋转,永远只能看到彼此的背影,距离那么近,却怎么也触不到。也许有人会坐在一起,可那只是现在以后会怎样,心中的苦闷,谁知道?谁了解?

  旋转木马音乐盒玩具是采用优质的木头材料结合优质的金属材料精心制作加工而成的,音乐盒的颜色是白色的,有四条不同颜色的小木马挂在音乐盒上。旋转木马音乐盒玩具设计新颖,造型逼真,仿真度高,做工精致,表面光滑细致,没有任何突起,不会划伤小朋友们细嫩的皮肤,操作简单,只要上好发条,就会旋转起来,还会发出悦耳的音乐,深受小朋友们的喜欢,可以当作礼物送给孩子们玩,适合于3岁以上的儿童使用,是孩子们玩耍嬉戏的理想工具

  韩文剧名:회전목마主演: 张瑞希饰成恩娇、李东旭饰朴成彪、柳秀荣、金南镇饰姜宇燮 、秀爱饰成珍娇,许正民饰民九

  《人鱼小姐》中的张瑞希,以700万韩币的身价复出,创下韩国史上最高纪录。张瑞希预定演出MBC新连续剧《旋转木马》,在2003年6月《人鱼小姐》正式杀青之后,休息了2个月的张瑞希,之前一直议论纷纷是否出演的问题,最后终于决定参与该剧的拍摄。

  回转马车也是一部亲情伦理的爱情剧题材内容与背叛爱情很类似,但是少了爱洒狗血的复仇手段比较偏重於男女爱情故事的描述。这次张瑞希将与新人秀爱在回转马车中饰演一对相依为命的姐妹花。张瑞希也将展现出有别于以往复仇女神的形象展现出温柔小女人的气质。

  张瑞希不只在“背叛爱情”中,备尝辛苦,在韩剧“旋转木马(回转木马)”中,她与秀爱原本是富家女,但在一夜之间,因为父亲经商失败、母亲跳河自杀,两姊妹马上变得一无所有,还得靠着半工半读完成学业。

  乔恩(张瑞希)的高中同班同学李东旭暗恋她,妹妹乔臻(秀爱)对李东旭也迷恋已久,在打工时,张瑞希认识了富家子金南镇,2人并论及婚嫁,没想到金南镇却在当兵时逃兵,让张瑞希对2人的恋情感到不安,决定与金南镇分手,在认识枊秀永后,枊秀永对她的体贴,更是深深打动她。

  在结婚前一晚,受不了打击的金南镇强暴了张瑞希,让张瑞希对金南镇怀恨不己,不料枊秀永的妹妹爱上金南镇,张瑞希怕2人的过去被老公的家人发现,全力隐暪,还是掩盖不了事实,让2个家庭都陷入困境。

  个性随和的秀爱,真心最后打动李东旭而结婚,一心抱着出唱片美梦的李东旭,虽然遇到要为他发行专辑的唱片公司,但唱片公司经纪人也迷恋李东旭的才华,还对他展开热烈追求,秀爱眼见老公不可靠,凭着自己的力量,在服装设计上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乔恩跟她的妹妹乔臻和爸爸妈妈原本生活在富裕幸福的家庭,但随着父亲的经商失败,他们一家四口只得连夜逃奔到外地去,父亲本来打算带他们全家人自杀,经过母亲的劝阻他们一起过着非常艰辛的日子。乔恩一家人都很难适应与以往截然不同的生活环境,但是父母亲为了养家活口只得出去做粗活,乔恩母亲受不了这种挫折割腕自尽之后获救,之后乔恩父亲因为受伤无法出外工作,母亲只好一个人扛起养家的责任,但父亲却开始怀疑母亲的行迹

  乔父见到乔母坐饭店经理的车子离开之后心情非常沮丧,就到明子家喝酒,结果喝醉睡在明子家,早上醒来之后却将钱包掉在明子家。隔天乔父到乔母工作的饭店又撞见乔母和饭店经理亲密的举动,醋劲大发的乔父对经理挥拳头大发雷霆,乔母筋疲力竭的回到家里,之后带乔恩乔臻去游乐园游玩,然后中途离去,跳海自尽。之后乔父娶明子进门,并决定坐船出海捕鱼,乔恩不能谅解爸爸,就带着乔臻去跳海,但在乔臻苦苦哀求下,乔恩也没能跳海。七年之后,乔恩和乔臻都变成了亭亭玉立的高中生,乔恩是喜欢读书的模范生,但乔臻却成天在课堂上听音乐被老师罚站

  成彪的乐团公演乔恩并没有去看,乔恩把票送给乔臻。乔臻去看过之后被成彪深深的吸引,回来之后要求乔恩帮她拿签名。乔恩没有来捧场,使得成彪很失望。乔恩的能力测验日期终于来到,乔臻和明裘买了一些吉祥的东西送给乔恩,乔恩非常感动,而成彪也前来帮乔恩打气,并告诉乔恩自己没有参加能力测验考试。乔恩考试当天,恩父专程赶回来要帮乔恩打气,但乔恩要进考场的最后一刻爸爸才赶到,他为了要叫住乔恩;穿越马路的时候被大卡车撞到,被送往医院后恩父还是不治死亡,让赶来的家人难过不已

  乔恩接获爸爸车祸死亡的通知之后,仍在半信半疑的心态下继续进去考试,考完试出来之后才见到等在校门口的乔臻,他们在哀痛中处理好爸爸的后事。之后明子每天过着糜烂的生活,并且痛斥乔恩接获爸爸死讯之后仍然应试。乔恩的能力测验分数拿到全校第一,之后乔恩带着乔臻到汉城的大学报名,并一起去看成彪,成彪热情的招呼他们俩,乔臻深深的被成彪吸引。乔恩接到录取通知后非常的高兴,但是明子很明确的告诉乔恩她没钱供她,并且要她出去赚钱养家。这天乔恩和乔臻很晚回到,发现明子已经带着明裘偷偷离开

  明子带着明裘逃离家园,结果隔天村子里明子的朋友都来到乔恩家大闹,原来明子跟他们借了钱这些债主就去银行申请房子押金的扣押,害得乔恩和乔臻得流落街头。乔恩在万般无奈下决定放弃念大学,请老师帮她打听工作,成彪知道了这件事后就将他们乐团的公演资金偷来送给乔恩,并安排乔臻到他姊姊家住。而知道成彪偷走公演资金之后,乐团成员跑到老家来找成彪,并警告他永远别再踏入他们的工作室。一年半之后,乔恩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学生,并利用下课时间去餐厅打工,而且在那里遇到富家子弟江宇胜

  宇胜被乔恩深深地吸引,他们两人的关系也变得越来越亲密,但乔恩误以为宇胜的处境跟她一样贫苦。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乔恩遇到到他们餐厅用餐的乐团团圆,然后得知成彪已经被乐团撵出去,乔恩去找成彪,并告诉他她会还清乐团公演资金,然后要求成彪回到乐团继续唱他喜欢唱的歌。乔臻到汉城找乔恩和成彪,然后成彪送她一个随身听,可是被学校的小太妹抢走,为了赎回随身听,乔臻偷取成淑的钱,结果被成淑的男朋友仁哲逮到

  宇胜和乔恩变得越来越亲近,乔恩发现宇胜对她有好感,就直截了当告诉他,她喜欢的是有钱人;并告诉宇胜不要对她抱持朋友以上的感情。乔恩预支薪水之后到成彪朋友的工作室请求他们让成彪回来唱歌,成彪得知之后责怪乔恩,但乔恩坚持成彪回到乐团唱自己喜欢的歌。乔臻要将钱放回成淑钱包里的时候被仁哲抓个正着,仁哲平日就贪恋乔臻的美色,因此他便拿这件事来要胁乔臻,叫乔臻帮他按摩,并一步一步的靠近她,乔臻每天就像生活在人间炼狱,好希望能到汉城和乔恩同住,这天仁哲想要侵占乔臻的时候,明裘实时出现打破仁哲的头,然后便带着乔臻离开成淑家

  乔臻和明裘来到明子家,明子见到乔臻吓一大跳,不过无处可去的乔臻恳求明子收留她,明子本来不想收留乔臻,但明子深知自己理亏,所以只好收留乔臻她,并打算帮她介绍啤酒屋的工作。不知情的乔恩和餐厅员工一起在舞厅狂欢,后来得知乔臻离家出走的事之后非常担心,并自责不已。乔恩在餐厅无意间得知宇胜是餐厅老板的儿子,他为了换车子才答应到餐厅里打工,乔恩知道真相之后非常气愤,宇胜怎么赔不是她都不肯接受,宇胜到乔恩宿舍等她,但乔恩避不见面,于是宇胜一直按车子喇叭,乔恩终于出现,宇胜当下要求乔恩和他交往

  宇胜告诉成彪他已经跟乔恩表白然后转身离去,让成彪错愕不已乔恩一气之下决定离开西餐厅,这时候经理才告诉乔恩她之前预支薪水的钱是宇胜垫的,宇胜来到乔恩的宿舍门口,诚心的告诉乔恩自己的心情,乔恩心中有点动摇,但她还是留下万般无奈的宇胜独自转身回到宿舍;但是当她接到申请奖学金合格的通知书时,又奔下来跟宇胜重修旧好。另一方面,乔臻看到在汉城街头表演的成彪,激动得泪流满面,乔臻很努力的在啤酒屋工作,而啤酒屋的房东却看上乔臻,一步一步的想要接近她

  宇胜带着乔恩去见自己的父母亲,宇胜的妈妈因为乔恩和自己失散多年的妹妹长得很神似而非常喜欢她。乔恩生日当天宇胜和乔恩在车子理接吻,而手拿鲜花去找乔恩的成彪亲眼目睹现场,受到很大的打击,之后成彪跟乔恩表白自己的爱意,但乔恩告诉成彪她不想失去这么好的朋友。金老板对乔臻是越看越喜欢,所以约明子出来见面,但明子不疑有他,误以为金老板对自己有意,每天高兴得不得了

  成彪终于发行唱片了,成彪将新唱片和公演入场券拿给乔恩,乔恩本来答应要去,不过因为要和宇胜家人一起去日本洗温泉,所以只送了一个花篮跟卡片。而乔臻和明裘来看成彪公演,结果在那里遇到仁哲金老板独自和明子见面后坦白的告诉明子自己很喜欢乔臻,明子深受打击,但受到金老板提出的优渥条件影响,她打算将乔臻嫁给金老板,所以乔臻就打包行李偷偷离开明子家

  明子透过人力中介公司来到宇胜家做临时帮庸,结果巧遇乔恩,两个人当下都吓一跳,宇母发现他们两个人认识,结果乔恩说明子是她以前的邻居,明子当下楞住,但面对冷冷的乔恩,明子也不敢多说些什么。第二天乔恩约明子出来,并要她马上离开宇胜家,明子本想离开,但由于宇母的苦苦哀求,所以明子又决定留下。明子将乔恩要和有钱家儿子宇胜订婚的消息告诉明裘,明裘也将这消息告诉乔臻,乔臻听了非常震惊乔臻隔天被送到急诊,病因是过度操劳,明裘看到虚弱的躺在病床上的乔臻,决定去找成彪,明裘将成彪带到医院,成彪见到乔臻心痛不已,而乔臻醒来后见到成彪也惊喜不已

  明子并没有照乔恩的话离开宇胜家,乔恩知道之后非常的生气但也很无奈。成彪得知乔臻差一点被仁哲侵犯的事情之后,连夜赶到乡下痛殴仁哲,而不知情的成淑则是气愤不已。回来之后,成彪去见乔恩并告诉他已经找到乔臻,但乔恩的反应出奇的冷淡,乔恩表明说她不要见乔臻,成彪听了之后非常惊讶,并且为乔臻叫屈。而在此同时,乔恩和宇胜如期的准备订婚事宜,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也日亦稳定

  乔恩和乔臻姊妹终于在医院见面,但乔恩还是不忘痛斥乔臻一顿,并且说乔臻让她觉得很丢脸,乔臻面对乔恩的冷淡,心里非常难过之后乔恩将乔臻介绍给宇胜;并且一起到宇胜家吃晚餐,明子、乔恩和乔臻在宇胜家见面,彼此都觉得很尴尬。而成彪见到乔恩对乔臻太过冷漠,心里觉得很不舍,并且和乔恩起了口角,成彪对乔恩一再表示他会负责乔臻,听到这句话乔恩也是相当火大,认为成彪只是信口开河很不负责任乔臻出院之后成彪便把乔臻带到他的家,自己便到工作室睡觉,成彪对乔臻百般照顾,并且买衣服送乔臻,乔臻也非常高兴,但乔臻去见宇胜的时候,成彪心中升起一股怒气,说话口气也完全改变,他的改变让乔臻非常尴尬

  成彪和乔臻一起度过了一晚,但事后成彪悄悄的离开,让乔臻觉得百感交集宇母找乔恩商量之后决定报警处理明子偷戒指的事情,警察从明子身上搜出戒指,明子被抓到警局之后大喊冤枉,明裘将乔臻找来并打算拜托乔恩去跟宇母求情撤销告诉,明裘到乔恩的学校跪地哀求,但乔恩不为所动,并冷冷的要明裘再也不要来找她,明裘非常失望也非常无奈宇母到警察局认领戒指的时候顺便去见明子,告诉她绝对不会撤销告诉,并说乔恩也非常赞成这件事,明子听到之后一气之下告诉宇母她是乔恩的继母,宇母听了之后相当震惊

  乔臻在成彪家一直等成彪回来,但始终等不到人,这时候乔恩打电话来要乔臻搬回餐厅,乔臻在绝望的心情下离开成彪家。不料晚上成彪来到餐厅跟乔臻求婚,他们两个人决定共步礼堂,踏出人生的另一步。而宇母从明子口中得知事情的真相之后相当愤怒,在宇胜回到家后便质问他,结果宇胜也一头雾水,宇胜再跑去跟乔恩求证,乔恩便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宇胜。乔恩隔天到宇胜家跟宇母下跪赔不是,但宇母要乔恩给他一点时间,乔恩非常难过。经过几天的空白期,宇母终于来到学校找乔恩,并且告诉乔恩她已经是他们家的一分子,所以凡事她都会包容,乔恩非常感动也非常感谢宇母。明子带着明裘来到宇母家道谢,并告诉宇母她们两个人的亲家关系才要开始,此举让宇母非常惊讶

  成彪把乔恩和乔臻叫来之后告诉乔恩,他要和乔臻结婚的消息,乔恩当场楞住,然后激烈的反对他们两个结婚,乔恩并跟乔臻说她愿意放弃出国留学,以后会跟她住在一起所以千万不要冲动的决定结婚,可是乔臻不依,所以乔恩说如果她和成彪结婚,她以后不会再认这个妹妹,这让乔臻相当难过。成彪带着乔臻到乡下找成淑,并告诉她他们两个要结婚,结果成淑也吓一跳,成淑最后答应他们的结婚,但是条件是成彪和乔臻要原谅仁哲,仁哲为了取得他们的谅解,对乔臻下跪赔不。乔恩、宇胜和宇母一起逛珠宝店准备订婚的时候,宇胜家的管家打手机给宇母,原来家里来了一堆不速之客

  乔臻和成彪终于如愿举行婚礼,乔恩在婚礼结束的时候来到礼场外,她远远望着乔臻却没有前去道贺,乔臻因为乔恩没有来,心里非常难过。宇胜家正式破产,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变故,宇母昏厥过去,后来宇父也昏倒在家门口送到医院,但医生告诉宇胜宇父已经没有希望,将会成为植物人。宇胜受不了这种种打击,最后他决定要入伍,乔恩听到宇胜入伍的消息,惊讶得一直流下眼泪

  乔臻一直恶心想吐,后来和明子一起去妇产科检查,结果医生断定乔臻怀孕了,乔臻非常惊讶,明子却一直劝乔臻把孩子拿掉,不然会影响到成彪的事业,也会拖累乔臻。结果乔臻和明子去妇产科堕胎,但因为乔臻吃过饭,所以没能开刀。成彪从明裘口中得知乔臻怀孕后非常高兴。宇胜母亲和乔恩一起搬家然后整理,但宇胜在外喝酒,之后宇胜到学校办理休学,并告诉乔恩她可以发生兵变,乔恩听了非常难过宇胜的入伍日期终于到来,宇胜先到医院看爸爸和妈妈,之后要帮乔恩拦出租车的时候,乔恩却说要跟他共度一夜

  宇胜正式去入伍,乔恩去快餐店打工,并在有空的时候去看宇父和宇母。这一天,宇母在公寓门口和明子相遇,明子得知宇胜家的状况后非常震惊,并赶回去告诉乔臻:乔恩并没有去留学。乔臻听到之后非常自责自己一直没跟乔恩联络,所以她一直打电话到宿舍找乔恩,成彪看到乔臻这样忧郁的模样,心里非常的不高兴,之后就和乔臻发生争吵,成彪出去喝酒。乔臻最后和乔恩连络上,但乔恩还是冷漠以对,乔臻非常心酸,然后打电话跟成彪道歉,成彪回家的路上突然下起雨来,乔臻拿着雨伞出去接成彪,结果不慎在台阶上滑倒,被送到急诊室的乔臻最后还是流产。后来赶来的明子和明裘都非常震惊,成彪也因此痛苦不已,后来乔臻醒来后得知孩子已经流掉,难过得大哭,然后昏厥过去

  乔恩到军中去探宇胜的班,然后宇胜要求她留下来过夜,乔恩和宇胜一起度过一个晚上。乔恩回到汉城之后得知乔臻已经流产的消息,焦急得跑去医院找乔臻,但却扑了个空;乔恩来到乔臻的住处,成彪却挡在楼梯口不让乔恩进去,并说了很多伤人的话,乔恩苦苦哀求他问问乔臻的意思,乔臻也听从成彪的意思决定不跟乔恩见面,乔恩只得难过得离开之后警察来到宇母的家中告知:宇胜脱营的消息。宇母大为震惊,乔恩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也非常震惊,并期盼宇胜赶紧跟他联络

  逃出军营的宇胜回到汉城找乔恩 ,但是因为搜查官的缘故,没有办法接近乔恩 ,只能多在一旁悄悄的看着她。没有直接看到宇胜,只听到他出现在各个地方的传闻,乔恩 非常着急。成标的乐队到新的Club开始演出,成标本来心情极佳的走上舞台,却因为醉酒客的不尊重,感到自尊心受伤,非常生气的离开。成标看到姐姐被仁哲打伤的眼睛,非常生气,找到仁哲教训了他一顿。乔臻看到成标彷徨的样子非常心疼。宇胜终于联络乔恩 ,请求和她在一起一天,乔恩 劝他自首。晚上,宇胜偷偷跑到乔恩 打工的麦当劳

  宇胜没有听从乔恩的劝告去自首,结果造成了跟军队特工队对峙的场面。得知那是乔恩告发的,感到受伤的宇胜觉得被背叛,放弃了抵抗被捕。乔臻拜托继母去劝劝每天彷徨着,不停喝酒的成标,继母忠告她,男人每天在外面晃悠只会出问题的。乔臻和成标互相说不想再见到对方,再一次发生了争执被收监的宇胜拒绝了乔恩跟母亲的探望。岁月流逝,乔恩毕业了,并在广告公司找到了工作,而宇胜一如以前,拒绝乔恩的探望。听从成标的劝告,去学院上学的乔臻,在学院遇上了对自己一见钟情的男学生,并被他一直纠缠。

  乔恩与拿着一堆菜叶的秀明就这样在碰撞中第一次见到对方。乔恩追到大厦门口,却没碰上成标,回头再看,秀明已经收拾好东西离开了,只好回到公司办事,却发现自己要找的人正是秀明,秀明正在用喂从路旁捡回来的小猫。因为公事再次碰面的两人,都非常惊讶。开始谈公事前,秀明特别要求乔恩要关心环境问题,让乔恩有点堂慌。学院的男学生从学院跟踪乔臻到家,几乎被成标撞见。宇胜的母亲开始偷偷学习推销,这时乔恩过来,并把自己的工资给宇胜母亲。洗澡的时候,看到洗发水,想起秀明拜托自己对环境问题的要求,决定不用洗发水改用肥皂。洗完澡出来的乔恩,却接到了明子打来给宇胜母亲的电话。知道明子跟乔恩通过话的民久,感到非常紧张,深恐乔恩把自己偷东西的丑事抖了出来。在宇胜房里,看到宇胜的照片,乔恩不禁思绪万千。另一边在军队的宇胜,也是夜不成眠。秀明打电话问乔恩是否完成了自己上次说的作业(想一个解决食物垃圾问题的办法),并让乔恩到公司去。另一边,成标也接到电话,唱片公司说要跟他们签约出唱片,成标开心的马上飞奔前往唱片公司。离开的乔恩,再度在电梯跟成标碰面,乔恩要求跟成标谈谈。唱片公司答应给成标的乐队出唱片,但是却要他们自己负责宣传费用,乐队再次陷入苦恼中。学院男学生再次想约乔臻喝茶,但是乔臻一下课就走了。他只好追到乔臻家,正东张西望的时候,碰见了成标回家。误会成标是乔臻的哥哥,拜托成标帮忙让自己跟乔臻交往,成标打电话叫乔臻出来,让她好好解释两人的关系。乔恩开始制作秀明公司的广告,但是并不是容易的事情,秀明是出名难搞的客户,并没有满意乔恩从别的地方找来的资料,要乔恩自己写的材料。乔恩追到楼下,去看到正在修理自行车的秀明。乔恩表示自己并不是环境问题专业的学生,对环境问题不熟悉,拜托他指点,秀明对乔恩的认真,非常欣赏。为了筹集宣传费用,成标回到家乡拜托姐姐借钱给自己,没想到仁哲答应借钱给自己。继续去上学的乔臻发现那个男学生没有来上学,暗自高兴。放学,看到来接自己的成标,并听到成标要出唱片的消息,更是高兴!另一边,乔恩开始努力收集资料,用心制作秀明公司的广告,这次秀明非常满意乔恩的工作结果,并要请大家吃饭。去参加秀明的饭局前,乔恩再次到军营去看望宇胜,但还是遭到了拒绝,乔恩拜托军官传话给宇胜,说是再也不会去探望他,并到死也不会再见他,然后哭着离开军营。赶去参加饭局的乔恩,在路上却几乎被骑着破自行车的秀明撞倒

  聚餐中,大家都玩得非常开心,只有秀明发现了乔恩是在人前强颜欢笑。聚餐结束,秀明送乔恩回家的路上,才知道,刚才自己唱歌的时候,乔恩虽然趴在桌上好像睡着了,但她还是听到了。两人在聊天中,距离拉近了不少,告别时,乔恩问秀明怎么知道自己不开心,秀明回答说从小就很懂得察言观色,特别是对关心的人,这让乔恩有些许震惊!回到家,乔恩打电话跟宇胜母亲说,自己今天去看望宇胜,并已经传话给宇胜说以后再也不去看他,再也不要看到他。宇胜母亲表示理解,但是请她再忍耐一下,宇胜很快就回来了。另一边,成标的乐队终于正式签约了唱片公司,大家都满怀希望。秀明打电话给乔恩,相约周日去收集资料的时候,正好碰到了签完约离开的成标,听到秀明说到乔恩的名字乔恩到医院看望宇胜的父亲,没碰到宇胜的母亲,于是到家里去找她,却碰上了宇胜的母亲正在跟明子学习做皮肤按摩,并得知宇胜母亲正在跟明子推销产品,非常生气,一时冲动说出了民久在地铁上偷钱包的事情。宇胜的母亲跟乔恩道歉,请求她的原谅。明子气急败坏的跑到成标家里去找民久问罪,民久生气的夺门而出,成标追出去,才知道明子说的是真的。民久说再见到乔恩,一定不会就这样算了,但成标说他应该感谢乔恩,现在只要洗手不干,就开始到他们乐队,给他们当助手,民久这才答应去向明子认错。成标告诉乔臻,他又见到乔恩,如果她想见乔恩的话,不用管他,去见好了。但是乔臻竟说不想见到姐姐,对姐姐做的事情感到生气。姐姐这样揭穿民久,还因为这样,破坏了他们乐队的签约庆祝party。成标说,如果不是这样,民久以后还会继续错下去的。乔臻虽然还是坚持姐姐并不是为民久好,只是想要让继母伤心才说的,但也开始动摇了。周日,乔恩跟秀明到处去收集研究资料。回到家里,正好碰到宇胜母亲给自己送泡菜来。

  秀明送乔恩回来的一幕,也正好被宇胜母亲看到。宇胜的母亲去看宇胜,这次,宇胜终于肯出来见她了

  宇胜的母亲去看望宇胜,拜托宇胜跟乔恩见面,回到家,告诉乔恩,宇胜答应见她,乔恩非常兴奋,但是去见宇胜的乔恩,再次遭到拒绝。回到汉城,乔恩哭着打电话给秀明,要他请自己喝酒。秀明非常高兴,甚至连公司的会议都不开了,跑着过去找乔恩,并开玩笑一样跟乔恩告白了自己的爱意。要考试的乔臻怕自己考不上大学,压力非常大,成标买了乔臻喜欢的烤鸡,并安慰她不需要紧张。父亲的忌日快到了,成标考虑再三,跟乔臻说不如把姐姐也一起叫来参加拜祭,乔恩非常感动。

  宇胜一声不响的终出狱,在医院看到宇胜,母亲喜极而泣。宇胜母亲要他给乔恩打电话,但是宇胜说先不要告诉她。母亲出去买菜回到家,发现他疲倦的睡着了。宇胜母亲挣扎了很久,还是通知了乔恩,本来在参加庆功宴的乔恩接到电话,急忙赶去宇胜家,正好碰见前来参加庆功宴的秀明,看着急忙离去的乔恩,秀明非常想知道是什么事情这样牵动了乔恩。看着熟睡的宇胜,乔恩的泪水也忍不住,感觉到乔恩的到来,但宇胜还是继续装睡。本想叫醒宇胜吃饭的母亲,却看到宇胜已经醒了,并拒绝乔恩,说这个样子,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尤其是乔恩,拜托母亲送走乔恩。乔恩在门外听到了一切,哭着离开。另一边的宇胜,面对着丰盛的晚餐,也是无法举著。夜晚,在梦中也只看到自己被警察追捕的情形,喊着乔恩的名字,惊醒过来。担心乔恩的秀明打电话给乔恩,发现了乔恩的声音异样,于是提前离开庆功宴来到乔恩住的地方,看到流着泪回来得乔恩,想要得到安慰的乔恩投入了秀明的怀抱。乔臻在学习做衣服的时候还梦想着成标的乐队登上舞台,正式演出。同一时间成标的乐队到唱片公司,却发现已经人去楼空,只有杂乱的办公室。不但出不了唱片,连之前筹集的宣传费也没了,甚至连练习室也要被逼迁,民久送烂醉的成标回家,面对乔臻问起唱片的事情,乔臻更拿出自己亲手做给成标长篇发表会穿的衣服,民久更不知如何告诉她事情的真相。宇胜的母亲约乔恩见面,跟她道歉,并希望乔恩再给宇胜一些时间,乔恩说到底还要再等多久,已经等了那么久了,现在已经没有信心了,然后匆忙赶回公司去开会,在电梯里碰见了来开会的秀明。回到家里,母亲问宇胜到底要怎样,并告诉他乔恩说,没办法再等下去了,拜托他不要再这样,赶快去找乔恩。来接乔臻放学的成标,听到姐姐等着自己的唱片发表,还有听到乔臻说正在给自己准备唱片发表会穿的衣服,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告诉她真相。为了还钱,成标更想卖掉房子,拜托民久他们家收留乔臻,自己到练习室去住。接到秀明的电话,要去赴约的乔恩,却在公司门口遇到了等自己的宇胜,看到宇胜,乔恩非常震惊,却只说,你是谁?你认识我吗?两人回到宇胜被捕前的那天去过的江边秀明却在酒吧等着乔恩来赴约预告:宇胜跟乔恩道歉,但是表示自己还没做好见她的准备,恩桥说,见她还需要准备吗?她现在也需要一个给自己依靠的人

  宇胜去找乔恩道歉,但也表示是因为妈妈才来找她。宇胜说他还需要时间,看怎样才能维持好的关系,需要乔恩的支持。成标不知道如何要告诉乔臻自己被唱片公司骗了,明子却从民久口中听到消息,并先告诉了乔臻。原本什么都不知道的乔臻,虽然很伤心,但也努力在成标面前装作不知道。但是面临着以后会失去房子,并要跟成标分开住的事实,还是忍不住眼泪。乔恩为了不再跟秀明见面,借口没有idea了,无法再继续秀明的广告计划,并装作开心的提出跟宇胜一起去看电影,但宇胜还是跟以前一样提不起兴趣。另一边,秀明却自信地对乔恩表示以后两人可以撇开公事,只为私事碰面。

  秀明送酒醉的乔恩回家,叫了几声发现她没有醒过来,于是不忍吵醒她,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睡着的她。乔恩醒来,发现自己身上盖着秀明的衣服,秀明在旁边睡着了,车上的表告诉她,这是4点50,慢慢回想起来,秀明到酒吧接自己,再想起稍早自己跟宇胜,不禁泪水盈眶,这时,秀明醒过来了,乔恩提议大家去喝牛肉汤,吃过东西,秀明问起是不是乔恩的男朋友退伍回来了,并忠告她不要总是为男朋友伤心。早上,宇胜的母亲去叫宇胜起床,但是却只看到宇胜留下一张纸条,说不要担心自己,自己只是去吹吹风,几天后就回来。乔臻借口要跟同学去买布,去跟乔恩见面。乔恩问起成标的唱片,乔臻不知如何开口告诉她真相,看到妹妹吞吞吐吐的样子,就问她是否需要钱,自己会尽力帮忙,这时乔臻终于告诉她线万,乔恩承诺借给她。知道乔臻通过了考试,正在服装学院上学,乔恩非常开心。看到留去的乔臻,乔恩在心里对自己暗暗说:“乔臻,谢谢你,在有困难的时候来找我。“宇胜的母亲给乔恩打电话问是否接到宇胜的联系,乔恩表示没有,并说自己以后不会再为他的事情费神了。另一边,宇胜正坐上火车到海边去。乔恩去银行办贷款,并立刻把钱送到乔臻的账户上了。乔臻高兴得立刻去银行把钱领了出来。

  成标提议去演出挣钱,但是乐队成员说,不能放下自尊,到那种地方去演出。思前想后,乔臻都不知道怎样跟成标解释钱的来源,只好到继母家里去,拜托继母帮忙。继母假借那是自己给民久结婚准备的钱,要成标收下。送走继母,成标却问,这钱是否乔臻开口跟继母借的,知道成标没怀疑到姐姐身上,乔臻也放下心头大石。乔恩把接手广告的同事带到秀明的公司,就离开了,秀明追上她,并说既然她对上次自己到酒吧接她的事情感到不好意思,就给她个机会补偿,周六陪他去一个虽然不想去,但是必须去的宴会,乔恩只好答应。民久又开始偷钱包,但因为被撞倒,没有成功,只好垂头丧气的回到家,并从继母知道了乔臻跟乔恩借钱的事情。宇胜的母亲来找乔恩,看着乔恩桌上乔恩宇胜的合照,宇胜母亲思绪万千,并劝乔恩再给宇胜一点时间,但是乔恩表示,不会再理解宇胜了,宇胜母亲拜托乔恩等宇胜回来再作决定,但是乔恩在心里已经暗暗说我已经没有信心了。宇胜到海边去,跳到海里去跳到海里想要让自己清醒的样子,被秀明妹妹秀莲的摄像机镜头捕捉到了。乔恩陪秀明参加宴会,看到秀明跟会长的亲近的样子,感到很奇怪,但秀明却没有透露他跟会长的关系。这时,乔恩接到宇胜母亲的电话,得知宇胜病得很重,但却拒绝去看他。坐上秀明的车,正要离去,秀莲出现了,看到秀明,秀莲的拥抱,乔恩很是惊讶

  宇胜去找恩桥,告诉他自己从现在开始振作,再也不会让她失望了。并提议明天去学校约会,但,乔恩只是冷冷的说考虑一下,再联络他。回到家,母亲送给宇胜手机,让他常常跟乔恩联络。宇胜给乔恩打电话,告诉她电话号码,但乔恩只是冷冷的回应。另一方面乔臻跟成彪因为工作的关系,也闹得很不开心,成标去找民久文那笔钱到底是怎么来的。民久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如何回答。但是最后却还是在成标的追问下,坦白了乔臻跟乔恩借钱的事情,成标感到非常生气,乔臻居然这样瞒着自己找乔恩借钱。民久知道自己闯祸了,忙去找乔臻坦白。宇胜兴高采烈的回学校上课,宇胜母亲说要他邀请乔恩回家吃饭,宇胜特地到乔恩公司附近的咖啡厅去等乔恩,乔恩看到坐在窗边的宇胜,却掉头要走,接到宇胜的电话,乔恩却要求换约会场所,看着高兴去赴约的宇胜,乔恩面露难色。秀明回到公司,秘书告诉他有女生来找他,秀明还以为是乔恩,满怀希望回到办公室,却是妹妹秀莲。宇胜跟乔恩见面,宇胜跟乔恩说非常感谢她为自己做的一切,请他原谅自己,他以后一定不会让她失望了,乔恩问他是否真的爱自己,宇胜当然干脆的回答爱她,但乔恩只是冷冷得说怎么办呢,我现在已经不再爱姜宇胜这个男人了,我们分手吧。宇胜感到非常惊讶,但只是说如果你不再爱我,我只能同意分手了,我让你这样辛苦,是我的错。但是还是请求乔恩最后一次到自己家去吃晚餐。并说母亲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共进晚餐,大家好久没有一起吃饭了。并说,自己让母亲辛苦了那么久,现在我开始振作了,希望乔恩能完成自己这个心愿,并流着泪说吃完晚餐,我们就分手吧,然后我会等你,等到你想要再见我的时候,我会一直等下去的,但是乔恩还是拒绝了,只说自己这段时间以来已经太累了,现在无法在做任何事情了,说完上车离开,看着远去的乔恩,宇胜不知道如何回去见母亲,坐在公园的椅子上,久久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强忍着泪打电话告诉正在兴高采烈准备晚餐的母亲,今晚不能回去吃饭了。

  无精打采的宇胜回到家,告诉母亲他们分手的消息,母亲非常惊讶,但是听到宇胜说不会放弃乔恩,还是觉得有些安慰。坐上车的乔恩不知道该去哪里,不知不觉就到了秀明家,正转身想走,却被秀明发现了。看到乔恩来自己,秀明非常开心。乔恩说她是来寻找安慰的,秀明说他可以等待,多久都可以,但是最后两人还是忍不住拥吻另一边,车乔臻跑到继母家去告诉继母成标知道了真相,不知如何是好,民久则去找成标,劝他回家,他却让民久告诉乔臻别回家了。成标喝得烂醉回到家,看到乔臻,不但不接受道歉,还大发脾气。两人大吵起来。

  秀明送乔恩回家,并兴高采烈的说,从现在起,他就把乔恩当作自己的爱,自己的女人来看待了,对于秀明的话,乔恩虽然面露难色,但还是照他的话,投入了他的怀抱,听秀明述说自己的成长故事。另一面,在家里看着两人热恋时合照的宇胜,只能发呆,这时母亲过来提起下周就是他的生日,并说她去提醒乔恩来给他庆祝生日,于是打了电话给乔恩,乔恩却以为是秀明,兴高采烈的过来接电话,听到宇胜母亲的声音,乔恩十分失望,听到宇胜母亲的提议,乔恩只是说想要跟她见一面。乔臻在家里等不到发脾气跑出去的成标,生气起来,锁起门,并把成标的东西全部收拾好,让民久拿去给成标,并让他跟成标说他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不回来也没关系。成标则跑到中年人去的夜总会,要求在那里唱歌,想要把500万挣出来还给乔恩,但是老板却说只有他一个人的话,不收,除非他的乐队也一起来。成标只好回去找乐队的朋友,请求他们帮忙一起去夜总会。他们终于答应了。见到乔恩,宇胜母亲非常高兴,但是乔恩告诉她非常抱歉,自己并不是开玩笑,也不是生气,是真的跟宇胜分手,宇胜母亲说这么难得才等到宇胜,宇胜现在振作起来,为了复学去找兼职存学费了,但是乔恩说她已经不爱宇胜很久了,开始以为宇胜回来,她的爱也会回来,但是发现事实并不是如此,所以才要求最后一次见母亲,谢谢她一直以来把自己当作亲生女儿一样看待,说完就哭着走了,留下同样是泪流满面的宇胜母亲另一面,宇胜则为了找兼职,到处奔走,终于在一家公司找到了夜班。乔恩接到乔臻的电话,两人相约吃晚饭,秀明来找乔恩吃饭,但是为了去乔臻家吃饭,乔恩拒绝,送秀明出去的时候,两人难分难舍,最后秀明把她拉到楼梯间深情地吻住了乔恩乔恩到乔臻家吃饭,没想到正碰上继母来访,两人不免又开始争吵,最后乔臻也忍不住,请继母赶快离开。从继母口中,乔恩才知道成标因为钱的问题离家出走,这时乔臻忍不住哭了起来。成标到民久家要拿乔臻整理的行李,民久劝他回家,成标终于屈服,正要回家,却碰上继母回家,听到继母的叙述,成标也无语。回到家楼下,看着乔恩离去,乔臻开心的进门,不知如何是好。另一面,秀明跟母亲共进晚餐,母亲提起听秀莲说秀明有喜欢的女生了,让他带回来给自己看看,秀明答应时机到了就介绍给她认识,母亲很高兴。晚餐结束,秀明忍不住给乔恩打电话,说在家楼下等她,这时,宇胜的母亲也来到乔恩家要找她,正好看见了乔恩兴高采烈的奔向秀明

  看到乔恩奔向秀明,宇胜的母亲非常惊讶,秀明问能否到乔恩家去喝杯咖啡,乔恩以朋友在家不方便,拒绝了,这时,宇胜母亲叫住了乔恩,秀明非常惊讶,问是谁,但是乔恩并没有解释。看到来访的宇胜母亲,乔恩感到非常唐突。宇胜母亲表示理解乔恩,但是大家已经是一家人了,一家人,如何分手呢,希望她在好好考虑,但是乔恩已经对宇胜母亲非常抱歉,但是她跟宇胜不能再回到从前了,并坦白自己跟秀明在一起。宇胜送酒到夜总会,没想到跟夜总会服务生发生碰见,正好被成标看见了,两人本来想谈谈,但因为两人各有工作,最后宇胜留下了自己的联络方式,表示想跟成标夫妇一起找个机会见面。看着积极工作,改变自己的宇胜,母亲不知道要怎么告诉他,乔恩有新男朋友的事情,最后,在宇胜出门前,母亲告诉他,昨天跟乔恩见面了,乔恩说真得要跟他分手,宇胜说这次生日之前,得不到乔恩的原谅,自己还是会努力的,然后匆匆出门了。乔臻找民久商量如何跟继母道歉,第二天到继母家去认错,但继母不依不饶,为了让乔恩开心,民久把乔臻拉到成标工作的夜总会。看到成标乐队在夜总会唱歌的样子,乔臻心疼落泪,不忍再看,跑了出去,听到民久追着叫姐姐的声音,成标只看到乔臻离去的背影。

  乔恩打电话跟成标约见面,问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要回家,并说那笔钱,是自己借给妹妹的,不是借给他的,让他不要觉得自尊受伤,并说为什么居然到夜总会去唱歌。但成标说他跟乔臻已经是夫妇了,那怎么能没有关系呢,并说自己在夜总会唱歌又如何,那不是音乐吗?如果自己可笑的话,那么宇胜又怎样呢?结果两人不欢而散。晚上乔恩应邀去跟秀明兄妹共进晚餐,三人聊得非常开心。秀莲走后,乔恩得知秀明的母亲也是再婚的,劝他不要讨厌自己的母亲,并谈起自己的经验。听到乔恩说,现在还是觉得很寂寞,秀明向她求婚说,这样大家都不寂寞了,请她接受,乔恩陷入了沉思中。秀明送乔恩回家,乔恩要告诉他关于宇胜的事情,但是秀明说,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他只珍惜现在,并再次求婚,乔恩无语,只是轻轻靠向了他宇胜母亲到医院看宇胜的父亲,并告诉他乔恩要跟宇胜分手,这时候,宇胜父亲的病情忽然恶化,抢救过后,医生请宇胜的母亲考虑准备后事,宇胜接到电话急忙赶到医院,可是父亲还是

  成彪去夜总会面试,得知要穿着闪亮的服装演唱民歌,失去了尝试的勇气。恢复体力的宇燮告诉妈妈,现在自己已经打起精神了。宇燮重整精神去见恩娇,恩娇却为了见秀衡提前下班了。宇燮去找恩娇,告诉他自己从现在开始振作,再也不会让她失望了。并提议明天去学校约会,但是恩娇只是冷冷的说再联络他。回到家,母亲送给宇燮手机,让他常常跟恩娇联络。

  在成彪的追问下,民九坦白了珍娇跟恩娇借钱的事情,成彪感到非常生气。全女士说要请恩娇回家吃饭,宇燮特地到恩娇公司附近的咖啡厅去等她,恩娇却要求换约会场所。秀衡回到公司,秘书告诉他有女生来找他,原来是妹妹秀莲。宇燮跟恩娇见面,邀请恩娇到家里跟母亲一起吃完饭,但是恩娇提出分手,宇燮虽然感到非常惊讶,但是也只好暂时同意分手。珍娇跑到继母家去告诉继母成彪知道了真相,不知如何是好,民九则去找成彪,劝他回家。成彪喝得烂醉回到家,看到珍娇,不但不接受道歉,还大发脾气。两人大吵起来。宇燮回到家,告诉母亲他们分手的消息,母亲非常惊讶,但是听到宇燮说不会放弃恩娇,还是觉得有些安慰。恩娇不知不觉就到了秀衡家,正转身想走,却被秀衡发现。看到恩娇来找自己,秀衡非常开心,恩娇说她是来寻找安慰的。秀衡送恩娇回家,并兴高采烈的说,从现在起,他就把恩娇当作自己的爱,自己的女人来看待,恩娇也随之投入了他的怀抱。

  全女士向宇燮提起下周就是他的生日,并说这是他们俩和好的好机会。珍娇在家里等不到跑出去的成彪,把成彪的东西全部收拾好,让民九拿给成彪。成彪则跑到舞厅,要求在那里唱歌,但是经理却说他的乐队一起来才行。见到恩娇,全女士非常高兴,但是恩娇告诉她非常抱歉,自己真的跟宇燮分手。宇燮为了找兼职,到处奔走,终于在一家公司找到了夜班。恩娇到珍娇家吃饭,没想到正碰上继母来访,两人不免又开始争吵,最后珍娇也忍不住,请继母赶快离开。成彪到民九家要拿行李回家,却碰上继母回家,听到继母的叙述,成彪也无语。

  秀衡跟母亲共进晚餐,母亲提起恩娇,秀衡答应时机到了就介绍给她认识。看到恩娇和秀衡缠绵的样子,全女士虽然感到非常惊讶,可是她还是苦苦哀求恩娇不要抛弃宇燮。但是恩娇流着眼泪坦白自己已经爱上了别人,并表示不会期望全女士原谅她。宇燮送酒到夜总会,没想到在夜总会碰到成彪。宇燮看到成彪非常高兴,但因为两人各有工作,没能深入交谈。最后宇燮留下了自己的联络方式,表示想跟成彪夫妇一起找个机会吃饭喝酒。珍娇到明子家去认错,但明子不依不饶。

  为了让珍娇开心,民九把珍娇拉到成彪工作的夜总会。看到成彪在夜总会唱歌的样子,珍娇心疼落泪,不忍再看,跑了出去。成为植物人一直躺在医院的姜社长病逝,宇燮哭着给恩娇打电话告知此事。恩娇想到姜社长生前一直待她如亲生女儿,慌忙奔向葬礼。可是恩娇突然想起自己现在的立场,又匆忙停止了脚步。看到成彪在夜总会受到那种待遇,珍娇感到非常伤心,回家之后珍娇突然感到腹痛,自以为是生理痛吃下了止疼药。成彪拿着和夜总会签约的定金来找珍娇,并让她把钱还给恩娇。因为珍娇不同意俩人发生争吵,不欢而散之后剧烈的疼痛使珍娇昏倒在地。恩娇接到珍娇的电话匆忙跑到珍娇家,把晕倒在地的珍娇及时送到了医院。听到医生说珍娇有了身孕,恩娇感到非常惊讶,给成彪打电线集

  恩娇去给姜会长吊唁。恩娇见了秀衡的妈妈,没想到她是皮草公司的社长。尹社长问了恩娇喜欢秀衡的理由之后,对恩娇很是满意。恩娇埋怨秀衡没有提前告诉自己秀衡的家庭情况,秀衡说任何背景都和自己无关,但还是就此事向恩娇道了歉。结束了父亲葬礼的宇燮到处寻找恩娇,恩娇却躲着不想和宇燮见面。

  恩娇告诉成彪,自己已经跟宇燮分手,如果成彪和宇燮见面,希望他能记住这个事实。成彪看到彷徨的宇燮,感到很心痛。恩娇告诉家人,自己跟宇燮分手,马上要和别人结婚,家里人都大吃一惊。恩娇告诉明子,结婚日期已经确定,拜托明子作为娘家人帮忙准备婚事。明子的心情很是奇妙。找到珍娇家里的宇燮,听说恩娇即将结婚,却不相信。宇燮和成彪一起喝酒,向成彪袒露,自己这段日子过得如何艰难。拜托成彪帮助自己抓住恩娇,成彪想起自己一起说过,爱情会在瞬间改变,心情复杂。

  尹社长突然来到公司找恩娇,让恩娇很是吃惊。尹社长告诉恩娇,希望能和恩娇建立良好的婆媳关系。肯定恩娇和成彪的关系变好,珍娇很是高兴。恩娇也对民九说,希望以后能够好好相处。民九不敢相信这是现实,让明子掐自己确认,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看到恩娇和秀衡在公寓前面多情的样子,宇燮像疯了一样要求恩娇和自己见面。和宇燮见面的恩娇承认秀衡是自己的结婚对象,而且家里非常有钱。宇燮听了之后非常绝望。

  珍娇怀孕了,成彪照顾得非常周到,生怕珍娇流产。成彪突然恶心,还想吃烧鸡,周围的人笑话成彪是在替珍娇害喜。明子决定以娘家妈的身份和未来的亲家见面。见了面以后,明子才发现一切。成彪害喜很严重,甚至起不来床,明子嘟囔着自己的命苦,还要照顾女婿。成彪死活也不承认自己是在害喜。恩娇和秀衡的结婚日期定在了一个月之后。秀衡要去明子家,尹社长给明子和珍娇一人一套毛皮衣服。

  明子高兴得嘴都合不上了,民九觉得很是不好意思。成彪看到大家和睦的样子,不禁又想起了宇燮。成彪的乐队马上就要期满了,不准备继续唱歌。可是经纪人却建议他们出一张民歌合集。被恩娇拒绝的宇燮借酒消愁,成彪安慰宇燮,宇燮却想让成彪帮忙挽回恩娇的心。

  因为恩娇的结婚继续彷徨的宇燮让田女士很是伤心。秀衡向恩娇提议在自己知道的一家赋值馆举行婚礼,恩娇明白秀衡的心意,爽快地答应下来。珍娇认真的给恩娇准备着婚纱,恩娇很是感动。婚礼越来越近,恩娇和珍娇明子商量彩礼的事情,决定就在珍娇家接彩礼。宇燮做最后的努力要挽回恩娇的心,不行的话就两个人一起死。可是恩娇只是冷言冷语。

  看到恩娇这么晚也没回家,珍娇和成彪开始担心。天亮了才回到家里的恩娇给人奇怪的感觉。婚礼当天的早上,和婚纱一起消失的恩娇直到典礼开始也没有出现。

  宇燮撞到秀莲的车之后被送往医院,但他的意识始终都没有恢复过来。全女士听到秀莲说宇燮可能是故意被车撞到,觉得非常惊讶。婚礼取消之后,尹女士无法理解恩娇的这种行为,并向秀衡发火说恩娇很有可能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嫁给他。而另一边珍娇也非常担心失踪不见的姐姐。秀衡不断地给恩娇的手机留言说他会一直等到恩娇回来为止,而恩娇也鼓起继续活下去的勇气回到首尔。秀衡等到半夜终于等到恩娇回来,不但没有问恩娇做出这种行为的原因,反而感谢她能够回到自己身边。

  随后俩人决定就在当晚举行婚礼,听到消息之后,珍娇和家人们一起匆忙赶往婚礼现场。宇燮终于醒过来,以为坐在眼前的秀莲是恩娇,抓住了她的手,不过马上就意识到那是错觉,把头扭了过去。恩娇和秀衡去度蜜月,恩娇打电话告诉珍娇打算去刘明子家回礼,明子知道后非常高兴,和民九一起去市场买了很多菜。成彪骗珍娇说从舞厅拿了不少奖金,可以用那笔钱搬到一楼的房子住。恩娇和秀衡度蜜月回来,去柳会长家拜礼,可是尹女士却让他们吃了个闭门羹。秀衡说他早就知道会这样,劝说恩娇马上去娘家回礼。

  一起吃晚餐的宇燮妈妈和尹社长夫妇互相对宇燮和秀莲都很满意。宇燮妈妈因为柳会长的帮助,对宇燮去留学的事情充满了希望。明子把成彪当成下人使唤,却把秀衡当成座上宾,珍娇心里十分难受,就跟明子发脾气。珍娇给成淑打电话,让她装作不知道成彪出民歌磁带的事情。珍娇在路边摊发现了成彪出的磁带,难过得流下了眼泪。

  秀衡听秀莲说恩娇拿着花束去看尹社长,就为了恩娇准备了晚餐。秀衡请求尹社长接受恩娇这个儿媳妇,尹社长只是冷淡地说说还不是时候。明子腌了泡菜给恩娇送去,还打扫了卫生,拜托秀衡在自己公司给民九找份工作。

  再次来到秀莲的照片展的宇燮发现了拍摄自己的照片,问秀莲照片是怎么回事。可是秀莲并没想到照片里的人是宇燮。珍娇重新开始改衣服的工作,成彪劝说她要为了孩子着想,可珍娇却说后悔结了婚,怀了孩子。听了这话的成彪气得跑出去喝酒,二人的自尊心都很强,谁也不愿意先服软。

  恩娇和小姑子秀莲一起逛街,被秀莲强拉着回了家。尹社长正在家里和田女士一起吃晚饭,田女士是来感谢留学的事情。尹社长看到恩娇以后非常冷淡,把恩娇撵了出去。秀莲认为尹社长太过分了,柳会长也劝说尹社长。尹社长表面上不接受恩娇,心里却早就后悔了。秀莲送给宇燮钢笔做留学礼物,还开玩笑说,为了见照片里的主人,要到纽约去留学。仁哲告诉成淑,要想在夜总会上班,就要把成彪的乐队带过来。成淑去找成彪,可成彪却说以后再也不会在那种地方唱歌,成淑非常失望。

  恩娇和小姑子秀莲一起逛街,被秀莲强拉着回了家。尹社长正在家里和田女士一起吃晚饭,田女士是来感谢留学的事情。尹社长看到恩娇以后非常冷淡,把恩娇撵了出去。秀莲认为尹社长太过分了,柳会长也劝说尹社长。尹社长表面上不接受恩娇,心里却早就后悔了。秀莲送给宇燮钢笔做留学礼物,还开玩笑说,为了见照片里的主人,要到纽约去留学。仁哲告诉成淑,要想在夜总会上班,就要把成彪的乐队带过来。成淑去找成彪,可成彪却说以后再也不会在那种地方唱歌,成淑非常失望。

  几年的时间过去了,恩娇和珍娇都已是六岁孩子的母亲了。恩娇的儿子书贤英语也好,还喜欢打游戏。珍娇的女儿成珍歌唱得好,也很可爱。成彪的乐队出了第二张专辑,还经常出演收音机节目。珍娇也怀上了第二个孩子。进出中国市场的秀衡就算是出差,也要努力提前完成工作尽早回国,为了心爱的儿子书贤。成淑也成了明星,只要一提甜心朴,无人不知。托成淑的福,仁哲也当上了经纪人。和成淑一起开化妆品店的明子经常拿着账簿,到夜总会想成淑报告经营状况。秀莲结束了美国留学生活回到了韩国。还说自己努力学习摄影,连约会的时间也没有。

  姜宇燮刚从纽约归来就直奔总公司报到。这次公司交给他一项新的工程,对他期望颇高。全秀莲完全不知道姜宇燮的归来,去自己哥哥家拜访,并告诉嫂子成恩娇自己有一个男朋友在纽约,而且承诺要介绍给成恩娇认识。朴成彪和他的沙漠绿洲受到了里程传媒的赏识,准备一起合作出片。同时,在马上就要签约的时候,朴成彪接受了里程传媒崔室长的要求:隐瞒自己已婚的事实。

  成珍娇告诉朴成彪希望自己怀的孩子是一个男孩儿,同时希望她可以成为购买预售房屋的中签者。同时,朴成彪也信誓旦旦地承诺说如果他和里程传媒合作发片,就可以买一大栋房子给成珍娇。看到以秀莲男友身份出现的宇燮,恩娇大吃一惊。

  秀衡说妈妈也很满意宇燮,迟早会答应二人的婚事。珍娇和女儿一同外出,女儿说想要看看爸爸工作的地方,就来到了成彪的企划公司。成彪正好在接受记者访问,按照室长的指示,假装不认识她们。室长说成彪的结婚事实一定要保密,成彪对此也很难接受。

  恩娇见到宇燮,望宇燮不要和秀莲见面。宇燮决定按恩娇说的去做,不接秀莲电话。秀莲已经得到了尹社长的同意,安排两家人的见面。宇燮更坚定和秀莲分手的决心,不知实情的田女士和亲家见面,遇到了恩娇,大吃一惊。

  珍娇虽然吃惊,却假装毫不知情。宇燮告诉恩娇,就是因为秀莲全身心的爱,才有了今天的自己。恩娇却要求宇燮不要再继续欺骗秀莲,早日分手。宇燮告诉秀莲自己还没有做好结婚的准备,要和秀莲分手,可是秀莲并不相信宇燮的话。宇燮告诉秀莲自己并不爱她。

  回到家的秀莲听到父亲同意自己的婚事,却推说很累。成彪告诉珍娇,室长不喜欢外人到练习室来,让珍娇不要去练习室找自己。成淑的公演时间被后辈润子抢走,十分气愤。成淑在公演时间没有出现,仁哲焦急万分。和醉酒的客人争吵的润子因为民九的帮助,避免了灾祸。宇燮辞去了公司的职务。听到消息的秀莲去寻找宇燮,可是宇燮不接电话。宇燮告诉妈妈自己已经和秀莲分手的事实。


尊龙游戏
联系我们
尊龙游戏游乐设备有限公司
张总    手机:15064305765      张顺    手机:18678205779
赵涵    手机: 15552683371     何长喜 手机: 18653358950
魏恒磊 手机:13583375157
座机:0533-3980309 / 0533-3980212    公司传真:0533-3980212
公司邮箱:fangxinyoule@163.com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华光路东首

关注我们